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    查看: 259|回复: 0

    一尘散文:遥远的村庄

    [复制链接]

    6万

    主题

    6万

    帖子

    20万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积分
    209218
    QQ
    发表于 2018-1-13 17:59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中国经典散文,娱乐文学笑话故事网,小说诗歌美文祝福语带给你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  我的祖籍是山东,父母的老家在青岛。虽然我出生在东北但是受父母生活习惯的影响,我也算是半个儿山东人。在我的记忆里,我只随父亲回过老家两次。一次是小时候,那时老家在青岛郊区的一个小村庄。一次是长大,很多亲属都迁居到了城里住在海边。这两种境遇相比,我更难忘小时候,难忘那里的风土人情还有那座小小的村庄。
        那一年我七岁,刚刚上小学一年级.正赶上放寒假又要过年了,父亲突然接到老家二伯发来的电报,电报上说祖母病危!本来就是孝子的父亲匆匆地买了火车票带上我踏上了归乡的旅途。那年那月日子过得很拮据,父亲虽然谈不上"少小离家老大回"但是也要十年八年的才能回家一次。久不回家了,加上祖母得病情很重,父亲一路上有些沉默寡言。那时我太小了,无法理解大人们的惆怅。从未出过远门的我倒是有些兴奋,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勾勒着父亲美丽的家乡,甚至都有些亟不可待了。
       经过一路的颠簸,眼前终于呈现出那座所谓的"美丽村庄"当父亲牵着我的小手一步一步靠近时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我想象中的村庄远远不应该是这个样子。那时正是黄昏,天边最后一抹晚霞不情愿地落了下去,一条弯弯曲曲的泥土路,几次都险些把我绊倒。让我感到恐惧的是我们要穿过一大片苹果园,光秃秃的枝桠间偶尔会飞起一只乌鸦凄惨地"哇哇"叫上两声。林子里到处是一座又一座的坟包,看到这一切我的身体在微微发抖。父亲是了解我的,一边走一边安慰着我说:"别怕,别怕,就要到家了"当时我心里有一千个悔: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?在家里呆着不是很好嘛!
      祖屋离我们越来越近了,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中我还没来及看清它的样子就和父亲跨进了房门。更让我吃惊的是,一间这么大的屋子,一屋子的人却只靠一盏小小的油灯来照亮。当时我的心比这间屋子还要暗。父亲对这样的黑暗却那么熟悉,熟悉的能辨别出每个人的声音,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。熟悉的一头扎在炕东边放声痛哭,那里---躺着我病重的祖母。我不知道什么人把我抱到大炕的另一个角落,用地地道道的山东话告诉我:"嫚儿,上来歇息一下吧"我愣愣地坐在那里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听不懂大人们都在寒暄什么,只听到肚子饿的"咕噜咕噜"叫着。这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像似一个小男孩的声音"嫚儿,给你包子"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,我只看见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。那一刻,我接过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不小心会感觉到有一块肥肉夹杂其中,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太饿了!那一次的包子成了我记忆中最香的包子。吃饱了喝足了,也不去管大人们聊些什么了,我沉沉地睡着了......
        第二天早上,我被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吵醒了,原来很多人都在搬桌子,拿筷子,端碗,准备吃早饭。看我太累了没忍心招呼我。我急忙坐了起来穿上衣服,洗漱了一番,父亲先把我领到祖母面前,小声地说着:"娘,您睁开眼睛看看这是您的孙女儿"祖母真的睁开眼睛了,看着我似乎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来,眼角淌下一窜泪水。我知道那眼泪一定不是伤心,一定是为看到我感到高兴流下的。我很乖巧地把小手放在她那只苍老的手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,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饭桌上父亲给我一一介绍,可是人太多了,一时间我还是无法弄清谁是谁。当父亲指着一个小男孩说:‘你就叫他表哥吧,他的名字叫"想"'我一看到他那双大眼睛就想起了晚上他给我包子的情景。天亮着,我才看清他圆圆的脸上还有两朵高原红,虎头虎脑的样子。他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,我笑着说:"你昨天给我拿的包子真好吃"他顺手从盘子里拿起一个黑黑的东西递给我:"给,吃吧"我当时愣住了"这黑黑的是什么呀?"他说:"这就是你昨晚吃的包子,地瓜面的"那一刻,我接过包子再也难以下咽了......怎么也想不通,那么美味的包子竟然是这么黑的"一个家伙"
       当时我不知道"想"是从哪里论成表哥的,因为那一个庄上的亲戚太多了,但是我和"想"是同龄人,他只长我一岁,所以我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。每天他都带着我到处玩儿,还介绍我认识了很多的小伙伴。有时候想起他们的名字真是可爱至极"大鸭梨""小山楂""新闻"......他们亲切地喊着我"城里嫚儿"还时不时地让我讲一讲东北的故事。渐渐地,我来时的那种灰心变成了开心。表哥"想",非常有大哥哥样,什么事情都让着我,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替我承担。记得有一次,我俩在庭院里玩耍,我拿着一根棍子不小心打坏了祖母的那只尿罐子旁边的耳朵,一根绳子没法再把尿罐子拎起来了,表哥"想"怕我挨骂就天天帮我替祖母端尿罐子。直到二伯发现又重新换了一个。那是我今生第一次被一个男孩子呵护,心里美美的。他时常会问我:"嫚儿,如果你走了,你最想带走什么东西"我天真地笑着想起了来时母亲嘱托我的事情,就脱口而出:"我妈让我回去的时候带几个地瓜"他听了笑得前仰后合:"我们这里的人都吃够了,你们那里还当好东西"我一看他大笑的样子就故作生气不理他了,最终还是被他哄得乐呵呵地回家了.....
       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,祖母也许太想父亲了,我们回来以后病情好转了,我也快开学了。我和父亲就要返回东北了,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想回家了。就在我们离开村庄的那一天,我的脚步是那样的沉重。村里的亲戚,小伙伴们都到村头来送我们。我的眼泪流了下来,在人群里找着表哥"想"的影子,可是没看见他。就在我们坐上车要走的一刹那,"想"一边跑一边挥着手:"等等我,嫚儿,这是你娘要的地瓜"我从车上跑了下来,接过他手里的花布兜,那几个地瓜沉甸甸的。"想"眼里含着眼泪说:"嫚儿,你还来吗?"我的眼泪滴落在那个花布兜上哽咽地说不出话了。汽车乘务员高喊着:"快点儿,要开车了"我一步一回头上了车,车开的时候我喊着:"表哥,你等着我,长大了我来看你"
       车开了,那个村庄,村里的人们,还有表哥"想"离我越来越远了,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哭的那么伤心,一直哭到济南车站,在父亲的再三劝阻下才停止了眼泪。现在想起,也许那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淳朴,才让我如此的动情吧。后来老家大部分亲戚都迁居到了城里,表哥"想"留在了那个小村庄,娶了妻,生了子,还开了养鸡场,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。亲戚们回乡下的时候,他还会问起我,我们却再也没见过面,我再也没去过那个小村庄。
       这就是我七岁时的记忆,没有半点儿虚构,一切都是那么真实!真实的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......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    GMT+8, 2018-6-24 15:13 , Processed in 0.449525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